《重生之不做下堂妻》 第13章 免费试读
  香炉里袅袅冒出几缕轻烟。
  沈应珩去了一旁的净室,晚膳前他已经洗过澡,这会,更是仔细地漱了口,净了面。
  临近亥时,沈应珩吹了蜡烛,小心地上了床。顾青鸾一直是之前的姿势,看样子是睡熟了。
  这段时间,因为灾民进京的事,他每日早出晚归,已经好几日没有这个时辰就寝,小心地掀开棉被,沈应珩慢慢地躺下。
  这几日顾青鸾精神不济,心情又起伏太大,每日都是睡得早,但是却睡得不安稳,因此,沈应珩掀开被子上床的时候,她就醒了,她不想大晚上的应付沈应珩,于是保持不动,争取让自己快快睡着。
  沈应珩躺进被子,被子里很温暖,是顾青鸾的体温,他盯着妻子的背影片刻,小心地把顾青鸾的长发笼到一处。
  看着妻子娇小的背影,沈应珩心里激发出一股怜爱,他情不自禁地把脸贴近顾青鸾的脖颈,伸出胳膊环住了自己的妻子。
  感受到沈应珩的动作,顾青鸾身体瞬时僵硬。
  她有些难以置信,上一世,夫妻二人在一起的同床共枕的日子不少,除去翻云覆雨,两个人极少相拥,顾青鸾心里期待,但是不敢表明,沈应珩也从来不主动,这一世,她再也不期待,能做到相敬如宾就够了,没想到沈应珩居然会主动抱自己。
  顾青鸾顿时睡意全无,她浑身僵硬地等沈应珩放开她,谁知,一刻钟过去了,沈应珩还是那个姿势,无奈,顾青鸾只能装作刚睡醒的样子转了过来,顺势挣脱了沈应珩的怀抱。
  沈应珩感受到怀中人的动作,也睁开了眼睛,他本来就没睡熟。他盯着顾青鸾的脸,忽然,倾身去寻顾青鸾的唇。
  顾青鸾大惊,赶忙转过头,沈应珩的唇吻在了顾青鸾左耳,顾青鸾的脸顿时红了。
  “相公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顾青鸾故作镇定,她坐起身,拢拢头发,拉开与沈应珩的距离,装作睡眼朦胧地问。
  “今日归家早,本想跟你一起用晚膳,听下人说你睡了,可是回娘家有不顺心的事?”沈应珩也跟着坐起,问道。
  “没有不顺心的事,只是很久没见爹爹了,想爹爹罢了。”顾青鸾跟他成亲以来,回过一两次娘家,每次回来沈应珩不闻不问,这次,他居然主动问了。
  “等忙过灾民的事,过年的时候我们再回去看岳父,睡吧。”
  沈应珩语气里带着安慰,嘱咐顾青鸾躺下,他也跟着躺下,还顺带给自己的妻子掖了掖被角。
  顾青鸾疑惑了,她看着旁边的相公,有些不可思议,这是那个对他冷冰冰的沈应珩吗?
  “怎么,还不睡?”沈应珩看着妻子疑惑的眼神,不禁又问道。
  顾青鸾点点头,转过身去,闭上了眼睛。
  翌日,顾青鸾醒得早,沈应珩已经不在身边。
  顾青鸾拉了拉铃铛,采桑和秋露端着洗漱用品快步进了里间。
  今日外面又下了大雪,院子里落了一层白。
  二人各司其职伺候顾青鸾梳洗,顾青鸾挑了一件淡紫色的衣裙,裙子上绣着大朵的芍药,衬得顾青鸾身姿窈窕,气质非凡。
  二人跟着顾青鸾踏进了前厅。
  早膳刚端上来,沈应珩那边的照例是肉饼和米粥并几碟咸菜,顾青鸾这边的,却是一碗小馄饨外加一份桂花糖糕。
  顾青鸾对这份早膳很满意,她坐在圆桌一侧,等着沈应珩入座。
  虽说是文官,但是太傅府的四个儿子都有早起锻炼的习惯,不为其他,只为强身健体。
  沈应珩打了一套拳,身体略微出汗,便去了净房,冬雪本想跟着进去伺候,却被柱子拦住了。
  “柱子哥,你就不能帮帮我吗?”
  “冬雪,三爷的命令我可不敢违抗,你也看到夏荷的下场了。”柱子不为所动。
  提到夏荷,冬雪的眼睛有些发红,她有些哽咽,夏荷跟她一起长大,两个人都伺候了沈应珩快十年,夫人明明许诺她们只要三少夫人生了儿子,就会让三爷纳她们为妾,谁知,三爷的儿子都快一岁了,纳妾的事却不了了之。
  她和夏荷都知道,顾青鸾在府里地位低,做人也低调,只要三爷想纳妾,顾青鸾也绝不会拦着。
  夏荷铤而走险先踏出了那一步,结果被发卖出府,现在就剩下她一个,她心里煎熬,再等下去,她马上就十八岁了,就算能够出府,也不会有什么好亲事,家里的老娘说不定还会把她卖给别人做妾,同样是做妾,还不如跟了三爷,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情分。
  一旁的豆子看着她眼泪汪汪的样子,心里动了恻隐之心,他们四个伺候三爷的时间t?都不短,如今夏荷已经离府,这倾云轩里能跟着三爷的,就他们三个了。
  “要我说,冬雪,你与其把希望寄予三爷身上,还不如去讨好三少夫人,你看,咱们这个院子,谁是女主人,都说三少夫人在地里地位低,不得老爷夫人喜,可是你看,这孙少爷都快一岁了,也没见夫人给三爷纳妾。况且,夏荷的事你也看到了,三爷就没纳妾这个打算。”
  柱子在一边点头。
  冬雪听了二人的话,眼里满是复杂的神色,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。三个人安静守在净房外,不再说话。
  沈应珩速度很快,不过一刻钟的功夫,他已经换了衣服进了前厅,顾青鸾背对着他正在用膳。
  沈应珩坐下,看向桌面,今日的早膳他的这份跟之前并无不同,而顾青鸾的那份,却跟以往不太一样。
  沈应珩挑眉,有些奇怪,“今日怎么换了吃食?”
  印象中,顾青鸾一向是夫唱妇随,他吃什么,顾青鸾也是一样的,这桂花糖糕,在他印象里,倒是从没见顾青鸾吃过。
  “最近有些怀念之前在江南的日子,就让厨娘做了来,三爷要不要尝尝?”顾青鸾语气淡淡,没有过多解释。
  顾青鸾年少时在江南住了几年,很喜欢江南的吃食。
  桌上的馄饨和桂花糖糕只有一份,这话说得着实没有诚意。
  沈应珩摇摇头,继续低头用膳,他不喜甜,点心之类的几乎从来不碰。
  用完早膳,奶娘抱着辰哥儿进来了。
  今日天冷,辰哥儿醒得也晚,顾青鸾看着儿子来了,满脸笑意地快步把儿子接过来抱进怀里。
  沈应珩近些日子很忙,已经好几天没有抱过儿子,他本想抱一抱,可是顾青鸾的注意力都在辰哥儿身上,一丝注意也没有给他。
  沈应珩只好作罢,他踏出门槛,柱子和豆子快步跟上,冬雪也捧了大氅跟了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