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生之不做下堂妻》 第14章 免费试读
  顾青鸾抱着辰哥儿亲了几口,丝毫没有注意到沈应珩已经出门了,采桑在一旁小声提醒她:“夫人,三爷上朝去了。”
  顾青鸾听了,没有回应,又抱着宝贝儿子转了个圈,怀里的辰哥儿乐得咯咯咯的,小脸上带着两个小小的梨涡,可爱极了。
  看到又怎样,跟着送出门又怎样,她上辈子天天送,日日送,年年送,结果呢,沈应珩还不是领了个女人进门,还要休她,男人果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一枚。
  雪下得越来越大,豆子撑了伞,他看着身后捧着大氅的冬雪,接过了大氅,打发她回后院。
  冬雪听了,咬咬唇,不情不愿地回去了。
  “你管她干吗,我劝你歇了那个心思吧。”柱子斜眼瞥他,他们四个算是一起长大的情分,夏荷虽然冲
  动,但是听人劝,而冬雪则是典型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个性。
  豆子听了柱子的话,低了头。
  今日下雪,路上不好走,路上遇到好几个同僚,每个人嘴里都在说这几日朝廷募捐赈灾的事,沈应珩听了
  了,烦躁地揉揉眉心。
  因为最近灾民进京的事,朝廷上下气氛紧张,每日上朝,听着京郊卫所汇报每日流民数量日渐增多,朝廷的救济粮食也撑不了多久。
  年少的皇帝发了好大的火,满朝文武这么多人,这件事一拖再拖,硬是没个解决办法。户部更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。
  下了朝,沈应珩回了户部,今日户部的人员倒是整齐,户部侍郎陈益善难得地绷起了脸,他年后就要告老还乡,本想着安安稳稳过完这个年,谁知会闹灾荒,满朝上下都指望户部拿出个办法来,他着实着急,每日被皇帝在早朝上敲打,他急得已经好几天没有睡个好觉了。
  “让你们统计的朝廷七品官以上的捐款情况,进行得怎么样了?”
  陈益善坐在大厅首位,严肃地问道。
  “回禀大人,到今日已经是第三天,捐款人数不到十人,不足五千两。”统计数据这事交给了秦孝周,秦孝周递上单子。
  看到单子上寥寥几个名字,陈益善气不打一处来,他抚着自己花白的胡须,看向众人的目光里带着不满。
  “现在这个情况你们也看到了,还有一个月就要过年了,这件事半个月之内,务必做好,否则,我们的乌纱帽都会不保,本官年后就要告老还乡,圣上如果怪罪下来,顶多提前回老家,可是各位,你们都还年轻,仕途还很长。”
  陈益善这话说得不假,他已经做了二十年的户部侍郎,马上就要告老还乡,可是其他人不一样,如果事情再没有转机,估计整个户部都要大换血,户部平时在朝廷里算是最安稳的部门,要不是这次灾情,他们每天都还过得清闲。
  经过一上午的商讨,最后得出一个主意,从明日开始,户部每日派遣官员与都尉府每日在街上巡查,重点检查酒楼,赌桩和妓院,看最近有无官员铺张浪费,大肆挥霍。
  户部再派人盯着京城内所有的米铺,面店,但凡发现恶意抬价,以次充好,直接抓起来关进大牢。最后再派一位官员去往京城周边灾情严重的地方,详细了解灾情,查清楚事实。
  陈益善一封奏折递了上去,皇帝连夜跟太傅商量,第二天早朝时便宣布了这一决定,在场所有官员纷纷当场表决心,一定齐心协力度过这次灾情。
  下朝时,户部又成了众矢之的,陈益善早早溜了,留下秦孝周跟沈应珩应付众人。
  秦孝周跟沈应珩平日里也没什么交集,但是身为户部侍郎,也只有硬着头皮处理这棘手的问题,他们俩都知道户部这次要是处理不好这次的事,估计每个人都官位难保,保不齐有文官弹劾他们,说他们尸位素餐。
  历来有天灾,天子都无比重视,新帝登基还不到三年便出了这样的事,皇室估计也颇有微词,如果这次的结果让老百姓不满意,估计封地的几位藩王就要找借口寻衅挑事了。
  戌时末,沈应珩上了回府的马车。
  雪下午那会已经停了,路上有些冰,马车走得很慢。
  沿街各处,有些商铺已经早早打烊,最近京城流民增多,各个粥铺外都排起了长队,有些流民趁机滋事,冲进食铺抢完吃的就跑,都尉府这几日也是忙得不可开交。在京城各处加派士兵巡逻,维护秩序。
  沈应珩掀起帘子看了一眼,街上人来人往,各大酒楼的生意也一般,食客也没有过去多,近来几日朝廷下令募捐,各个官员都开始奉行节俭之风,财不外露,生怕自己被上面惦记上了,因此,各大酒楼门可罗雀,生意惨淡。
  走了一半,忽然,路边有很多人开始跑动,大多都是衣衫褴褛的灾民,只见他们都朝一个方向跑,沈应珩不禁奇怪,他叫住豆子,跟过去看看。
  前方人太多,马车简直是寸步难行,沈应珩怕马车伤到路人,因此嘱咐豆子把马车停在路边,自己下了车跟着人流往一个方向走。
  走了几百米,众人停在一家酒楼前,纷纷翘首以盼,沈应珩不明所以,他跟着人群看去,眼前的酒楼修建得很是气派,足有三层高,里面灯火通明,远远看上去很高档。
  沈应珩去看它的牌匾,望春楼。
  这三个大字写得龙飞凤舞,作为曾经的探花郎,他一眼就认出这字一定是出自当朝书法名家李贺之的手笔,要知道,李贺之的墨宝着实难求,就连他爹,求得多年,也只得一幅墨宝,更别提是普通人了,哪怕是连见也没见过的。
  沈应珩正看着那幅牌匾出神,却听见耳边有人大喊:“出来了。”
  这话一出,人群又开始攒动,沈应珩被挤得一个踉跄,差点站不稳,忽然,旁边一个人伸手拽了他一把。
  “姑爷小心。”
  沈应珩抬头,只见顾府管家一只手抓着他,对他躬身行礼。
  人群还在挤,顾管家紧紧拽着沈应珩出了人群。
  二人站到边上,沈应珩呼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