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 
我醒来时,并未见到严玄亭,只有红着眼圈的严久月坐在床前望着我:嫂子,你醒啦。
像是怕我疑惑,她又补充了一句:别怕,你的毒已经解了,宫里来人,送来的解药。
我问她:你哥哥呢?
严久月眼神闪躲了一下。
我又问了一遍:你哥哥呢?
咬字已经很重。
哥哥他……为了让皇上心软,服了药,如今在厢房中躺着——
严久月话音未落,我已经跳下床,往厢房奔去。
屋内传来阵阵药香。
严玄亭倚在床头,脸色发白,看到我时,眼中有惊喜之色掠过。
絮絮,你醒了?
他说着,侧过头去咳了两声,唇边溢出一缕鲜红。
我扑到他床前,心口拧着疼,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发抖。
严玄亭,你吃了什么药啊?
他那双波光潋滟的眼睛瞧着我,一晃一晃的,泛出极温柔的笑意来。
然后他伸出手来,轻轻擦掉我眼角的泪水。
絮絮,别哭。
我伸手去握他的手。
即便第一次杀人时,我的手也没抖得这么厉害。
心头一片空茫茫的失措和惶恐涌上来,这种陌生的,浓烈的情绪,几乎快要吞没我。
我忽然就明白了那是什么。
严玄亭,你不要死。
我望着他,眼泪终于肆无忌惮地淌下来:我心悦你,你不能死……
在遇见他之前,我一直沉在黑暗里,不知道光是什么样子。
是他将我一步步带到光里,救了我,令我意识到痛苦的存在,和反击的意义。
我怎么能允许他死。
严玄亭似乎想安慰我,可是咳得停不下来,于是我就哭得更凶了。
在混合着咳嗽声的呜咽里,楚慕的声音终于清晰地传入我耳中。
严夫人,你哭成这样,我会以为你在质疑我的医术。
我止住眼泪,转头看着他,威胁道:你要把严玄亭治好,不然我就杀了你。
楚慕扯了扯唇角。
严夫人武力高强,杀我自然易如反掌。
他说:可是丞相大人本就没什么病,我该如何治好他?
我呆在原地。
楚慕又道:他不过是为了在皇上面前卖惨,服了我给他的假性毒药,煎几服药吃下去,等毒性散尽就没事了。
我看着他身后跨进门来的严久月。
她讪讪一笑:我就是想让嫂子知道,哥哥为了你付出了很多嘛……
严玄亭终于停了咳嗽声,斥责了一句:胡闹。
我眼看着他喝下楚慕煎的药,脸上很快恢复了血色,还以为他是真的没事了。
直到夜里。
严玄亭往我手里塞了本书,说他有些公事要处理,去一趟书房。
我悄悄跟在他身后,发现他去见了楚慕。
而且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:我的病情,你不要告诉絮絮和久月。
我知道,但你也确实不能再劳心劳力了。
楚慕的声音有些发沉:药性猛烈,还是留了病根,须得慢慢养着。
我知道,等此番事了,我就准备辞官,和絮絮一同——
他忽然变了脸色:絮絮。
我站在夜风里,静静地望着他:严玄亭,你骗我。
你说让我有什么话,都要毫无保留地告诉你,可你明明生了病,却不告诉我。
楚慕很识趣地走了。
微凉的夜色里,只剩下我和严玄亭两个人。
他与我对视半晌,苦笑一声:好,絮絮,我把事情都告诉你。
我走到他身边去,严玄亭伸手揽住了我的肩膀,低声耳语。
沈桐文控制暗卫用的那些毒药,最初也是来自皇室。
小皇帝答应给他解药,前提是,严玄亭要牺牲自己的名声,帮他解决敬安候府这个心腹大患。
之前皇上将敬安王府降爵,其实就是一种处置。再要下狠手,就不能由圣旨来了。毕竟沈桐文手里有太多见不得人的东西,皇上也要考虑他鱼死网破的后果。
所以,只能我来——我来做这个构陷敬安候,为一己私利强行将他拉下马的……奸臣。
最后两个字,他说得很是艰难。
我捉住他的手,摇了摇头:你怎么会是奸臣?你明明对皇上忠心耿耿。
他在我耳边自嘲地笑:
絮絮,皇上需要的不是忠臣,也不是奸臣,而是好用的臣子——我当初入朝为官,想的是为生民立命,为万事开太平。可被推到这个权倾朝野的位置上后,事事就由不得我了。
严玄亭的语气很失落。
我忽然就很难受。
他是那样光风霁月的一个人。
可如今,不得上朝,在府中思过。
朝中百官联名上书,请皇上将野心勃勃、党同伐异的丞相罢官下狱。
沉默片刻。
严玄亭伸出手来,替我拢了拢衣襟。
夜里风凉,絮絮,我们早些回去休息吧。
刚在床上躺好,我就把他的睡穴给点了。
然后出门,踩着院墙与房顶,一路施展轻功,向皇宫里飞去。
服下解药后,由那毒药带来的高强武功也会逐渐消失。
不出半月,便只余一两层。
但此刻,还是足够了。
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深夜进宫了。
我轻车熟路地到了小皇帝的寝宫,伏在房梁上耐心等了许久。
等来奉茶的太监退下去,寝宫内只剩他一人后,我翻身下去,轻飘飘地落在地面上。
小皇帝顷刻间沉了脸,咬牙道:高阳县主,你好大的胆子!
我望着他,扯扯唇角:我并不是第一次来了,你何必如此动怒?
显然,这话说完,他更生气了。
你就不怕朕治你的罪吗?他冷声问我,就算你不怕,你就不担心朕治严玄亭的罪吗?
皇上,你错了,我现在并非以高阳县主,或严玄亭妻子的身份站在你面前,而是一个武力高强的江湖人士。
小皇帝张了张嘴,似乎要喊人进来护驾。
我在他开口之前,及时截住了他的话头。
你宫里的禁卫军,实力非常一般。我此前已来过许多次,他们从未发现过我。所以,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。
小皇帝冷冷地看着我:你究竟想要什么?
我没有回答他。
只是问道:严玄亭当初中毒一事,定然是沈桐文的手笔。而沈桐文给他下毒这件事,是经过了你的默许,是不是?